瑞士军刀男 同人

倒流的时间

(1)

    汉克盯着天花板发呆,房间厚重的窗帘透出一丝丝光亮。
    汉克觉得他大脑出了问题,或者是别的,他梦见他自杀未遂还和一个尸体交上了朋友。
     虽然说他是有想自杀的念头,生活本来就无聊到比淡水还乏味,而他迟早要溺死在这生活的水里。

   可是这有十分的古怪的真实,他甚至记得曼尼冰凉的手和脸,他还扮成莎拉和曼尼约会。

     天, 扮成莎拉和曼尼约会。他下次坐公交车估计没法再看莎拉的脸了。噢还有,连尸体都有名字了。 他看了看手机的时间,真的很奇怪,他甚至记得他在梦里去小岛边缘上吊的日子。
       比今天要推迟了一个礼拜。
     所以我一个礼拜后会遇到尸体伙计曼尼?
     呃,我发誓绝对不会扮莎拉。

        日子得继续不是吗?
  
    汉克决定今天去镇上买根绳子,他想上吊,他实在想不到怎么死才好,梦给了他启发。
      他要哼着歌把脖子套入绳子里,但他家连根线都没有。
       嗯,八点钟。汉克懒洋洋的深呼吸一口早上的空气。
      寡淡无味。
    于是汉克低着头开始往五金店走,希望那里有他想要的绳子。 一个人冲对面冲了过来。
  
     “对不起!我在赶时间!”对方把热腾腾的咖啡撞到在汉克的身上,烫得他后退了一步。

     汉克抬起头,看着对面的男人。
     黑发方脸,穿着整齐的西装,八点的阳光正好撒在他身上,看起来格外的和谐。

“曼尼?”

   对方睁大眼睛看着他。
 
   汉克觉得他的大脑随着心脏活了起来。

(2)

      曼尼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跳楼或者跳河谁便什么。
   日子都是一样的。
   
   今早他做了个奇怪的梦,他梦见他跳海自杀后被冲回了岸上,和一个正准备自杀的人交上了朋友。 那个人没有死,叫做汉克。

     是一个不爱打手枪的男人,因为打手枪会使他想起他妈妈。

     见鬼,这都是什么和什么! 曼尼揉了揉脸看了眼墙上的钟,赶紧抓上公文包出门。他还有二十分钟就要上班迟到了!

     为什么他要想一个梦里不存在的人?曼尼决定要打起精神,在咖啡店买了咖啡后就急冲冲的走了出去。

    “对不起!我在赶时间!”
    今天到底是怎么了,他把咖啡泼到陌生人的身上,还把人烫得跳了起来。
   那人抬了起头,棕色的头发还有邋里邋遢的胡子。
     他认得这张看起来好像永远在受委屈的脸。

     “曼尼?”

    那个人叫了他的名字。

曼尼心里好像有什么化开了一样。

“H....嗨……汉克。”

-----------------------end--------------------------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