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ME 黎明02

   早上七点,Mark给助理发了条短信就出门了。

他找到了Edurado消费的那家心理咨询所。
   “你好,Zuckerberg先生。 ” 医生看着面前毫无表情的年青男人,问道“你想要质询感情?”
   Mark说“我想要打听一下Eduardo Saverin这个人。 ”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不提供私人信息。”
   “拜托了,他是我的朋友。我知道他两周前来过这里。”Mark木着没有表情的脸对着同样没有表情的医生说。
    “不可能的先生,如果他是你的朋友,你应该知道他的情况才对。”
   Mark双手砸到桌子上瞪着医生“你信不信我今天下午就能把你这破诊所改造成私人派对场地!”
    “Zuckerberg先生,您对事物控制的方面有点强噢。”
   “就问你给不给。”
   当然,Mark.不择手段.Zuckerberg最后还是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
       
   Edurado强迫自己集中注意力,这他妈尴尬极了,因为他在偷看自己助理的胸部。
   也许,我该换个男性助理?不不不,想什么呢, Amanda是完美的助理。
     “Edurado?”助理看着在走神的Edurado“你还好吗?”
   Edurado一下脸红起来,朝Amanda点点头。 “听着,要是不舒服的话不来公司也没关系的。最近没有什么大项目,有的话,我会把文件给你的。”
    他的完美助理把他赶回了自己的住处。
    今天是属于他的酒吧日。
    Edurado在客厅走来走去,可是他妈的现在才是下午一点钟。
   Edurado的手机在茶几上亮了又灭,灭了又亮。
    最后手机总于停了下来,Edurado拿起手机,126个未接来电。 全是Mark的。
    有病是不是?不去管他的小心肝Facebook,给他打了一下午的电话。反正我是不接。
   最后一条显示是一封未读短信。
    你还好吗?
     
  什么意思?Edurado盯着手机屏幕那句短短的话。
    才和你打完官司一个多月,你说好不好?Edurado决定礼貌的回复Mark的短信。
    谢谢关心,我逍遥似神仙。

   Mark收到短信的时候,松了口气,Wardo还是给自己回信了不是么。只是打开短信的时候,不由得身体又紧绷起来。
   就你得的这病,的确够逍遥的。
               
           

      
    Mark想,也许我不该管这么多。 Edurado的手机已经快一个小时没动过了,Mark查看着自己的手机。
   没错,他给Edurado发的短信里面插入了跟踪病毒。现在显示Edurado在酒吧里,手机半个快钟头没动过了。
    现在他可能大概在洗手间或者小后巷和大胸亚裔妹子亲热。 Mark放下手机告诉自己好好工作,那是Wardo的私事,不能管……不能……妈的!
    Mark抓起手机冲出自己的办公室,穿过一群在加班的程序狗,冲出了Facebook总部。
 
   那也不能乱糟蹋姑娘是不是?正义的Mark给自己找好理由后,开车驶向Edurado所在的酒吧。
          
       
    Wardo没有在糟蹋姑娘,就Mark看到的来说,没有。
    三个人在小后巷里互相尴尬的干瞪眼。

   “走开,小子。没看到我们在寻开心吗?”一个长得高大的男人说道。
     Mark没有在吵杂的酒吧找到Wardo,还把洗手间男女两边都敲了个遍。最后在后巷找到了他。
    Edurado微弯着腰在给一个男人解皮带。
    “操!”Edurado回头看见熟悉的卷发吓得贴墙,然后挪了几步,离高大的男人远了一点。
  他怎么会在这里?!早知道他就该离开这里。
  Edurado的确钓到了女人,他们在洗手间的马桶独间里操得乱七八糟的。他本该离开这里,只是又在洗手间外遇到了这个男人。他说他们两个可以互相来一个手活,Edurado想都没想就跟着他来到后巷了。

   操,现在怎么解释。我Eduardo Saverin在钓男人?
    “你怎么还不走?”男人有些不耐烦“你把我的小可爱都吓着了。”
   你的?Mark眯着眼睛打量着男人.
   小可爱?

-----------------tbc--------

然后Mark决定要杀人了。(不,犯法的事情,我们不干

 
评论(15)
热度(61)
  1. ryeong原来不是Frank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