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 BDSM 微CD.黑色婚姻 NC17 第六章(完)

Eduardo,Chris和Dustin三个人坐在心理室的等候区快半小时了。
  Mark黑着脸拿着一张单子出来。
“怎么样?”Chris问道。
“那个傻逼给我开了一堆药,还要求我每个礼拜来检查。” Mark把纸单给Chris“我觉得他在报复我,我把他的玩具卡片通通扔到垃圾篓里面了。”

     Mark注意到Eduardo有一边衣袖是圈起来的,手肘处压着一块医用棉。
“你干什么了?”Mark指了下他的胳膊。
“注射了中和剂,”Eduardo看着Mark的脸说“我要百分百的解除绑定,待会我自己去做手术,你可以滚回你的Facebook了。”
“你……”Mark被开门声打断,那个心理医生走了出来。Mark冷哼了一声走开“随便你,我去洗手间了。”

“你们是Zuckerberg先生的朋友吗? ”医生问。
“是的医生。”Dustin回答。
“你们的朋友患偏执症应该有几年了,你们没有人发现吗?”
“什么?”Dustin瞪圆眼睛“不可能,他一直表现都很正常。”
    正常吗? Eduardo觉得自己的喉咙好像被扼住一样,他早该发现Mark的问题才对。
“ Zuckerberg先生应该三四年前患上的。”医生推了推自己的眼镜说道“记得监督他吃药,我觉得他连按时吃饭的可能性都不大。”

    Mark在洗手池里洗了把脸,Wardo就要离开他了,愿意去做手术也不愿和自己去解除科做温和的分离精神解除。为的就是百分百成功。
    他盯着自己左手上的戒指,依旧不想要取下来,而他以后还要每天吃一堆奇怪的药物。
    “妈的,操!操!操!”他撑在洗手池上低着头对着湿漉漉的水池骂着。

    等他回到等候室的时候, Eduardo和Chris已经不在了。
“人呢?”他问Dustin。
“Wardo去做手术Chris去陪他了。”Dustin合上手机“Mark,医生说你的情绪经常不正常?”
“他才不正常。”Mark插着衣帽兜看着人来人往却十分安静的走道“我先走了,你去陪Chris吧。”
“不想和我聊聊吗?”Dustin望着他,Mark抿着嘴愣了一下。
“No.”

Eduardo的手术很成功,Mark标记在他身上的绑定信息通通消失了。
Eduardo看着Chris和Dustin两人在等他。
“Mark走了吗?”
“走了。”
Eduardo点点头,打电话给助理让她准备一些事情。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样?”Dustin看着Eduardo扭着他有的婴儿肥的身子说“去参加单身聚会怎么样?不要Chris,就我们两个。”
“嘿,凭什么!”Chris捏着Dustin的手臂“你一个人去单身聚会想干什么?”
  Dustin抱着Eduardo说“我有Wardo啊。”
   Eduardo被他们逗笑了“我想我是没法参加单身聚会了,明天我要去新加坡。”
  “啊?”Dustin看着Eduardo“就要走了吗?”
Eduardo点点头。
Chris和Dustin知道Eduardo很喜欢天气,在他和Mark结婚的时候就一直想去新加坡。
  “好吧。”Dustin抱着他“记得保持联系。”
         
         
     
早上八点十分。
  Mark抱着被子看着床头柜的电子钟。
  Wardo还有十分钟就要登机了,去该死的气候宜人的新加坡。
  Mark死死拽着被子,Eduardo什么都没拿,只带走了存折和身份证之类的证件,其他的东西他对Mark说扔掉就行。
   Mark盯着电子钟旁边的几个大小不一样的药瓶,起身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掀翻到地上。
 

-------------end------------------

Mark在和Eric分手后有了偏执的症状,他觉得花朵是关心他的。到了帕罗奥图后症状就更加明显了,Sean在酒吧和他开Sub的玩笑也被Mark当真了。所以在花朵来的那个雨夜争吵时,Mark的偏执症被完全激出来,因为他害怕花朵会真正的离开,所以强行绑定了花朵。导致后来他觉得这是最有效的方法,才会一直虐待花朵。

 
评论(2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