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EME 抱你入怀05 小甜饼

Chris赶到警局的时候,Edurado在做笔录。
    他找到了被关在铁栏杆后一脸不服气的惹事祖宗。
    “Mark.”Chris觉得头痛,他当然不能扔着这烂事不管。
   “你的烟花哪来的?” Mark表现得好像他没做过一样,并拒绝回答。
    “那烟花不仅把Wardo的小区点亮了,就连半个城区都几乎看得到你的壮举。”
   Chris隔着铁窗门看着盘腿坐在小的可怜的铁床的Mark,对方丝毫没有任何感想。
    “警察说明早才放你出来,你就老实待着吧。”
    “噢。”Mark往外头瞅“Wardo呢?”
    “你还真好意思问,在给你交违规金。”
Mark爬起来,凑近Chris。
   “我觉得我和Wardo还有希望。” “有也被你的烟花炸碎了。”
    Mark眯着眼睛凝视着Chris,不说话。

            
    Edruado回到家的时候,看着乱成一团的后院。 我这不是有病么,还给那个兔崽子交罚金,我应该叫他给我一笔精神损失费才对。
   Edurado认命的捞好袖子收拾这些废纸壳,心里翻来覆去的怒骂着罪魁祸首。

啊啾!啊啾! Mark捂着鼻子对铁窗外看报纸的夜班警官挥手说道, “警官,能不能给我拿盒纸巾,我感冒。”
   第二天早晨,Mark就被Chris领出看拘留所。 “你要回家还是去Facebook?”
“回家。”Mark觉得自己身上全是硝味,得把自己弄干净才行。
“好吧,听好了Mark。”Chris打着方向盘倒车,并警告坐在副驾驶的Mark。“不许再给我惹事听到没?昨晚的事情尽量帮你压下来了。”
  “嗯。”Mark心不在焉的点点头“下午我就回Facebook。”

         
三个小时后,在Facebook的金发公关差点把平板给砸了。
   Chris觉得自己真是太天真了,信了Mark的鬼话。
    现在满天铺盖的电子新闻头条:
    Facebook执行总裁拿着玫瑰花被人从某债券大楼轰了出来。
    还有图!Chris不用放大也看得出,办公楼里两个大男人在拉拉扯扯。
    是Mark Zuckerberg和Eduardo Saverin
     
  要死要死,Chris通知助理给他拉拢过的关系网打电话,看看能不能把这事情盖下来,一边开始着手声明稿,准备贴到Mark的Facebook的个人主页上去。
     Dustin也看到消息了,跑到Chris的办公室给他加油打气,接着被Chris撵出来。

         
       
Mark在家换好衣服后,是准备去Facebook的,走路去总部的路上,只是……

   Mark站在一家花店,看着里面五颜六色鲜艳的花束。 也许我该道歉。
   道歉选什么花?Mark无视店里面员工给他介绍的康乃馨百合等节日祝福花,拿起了一束玫瑰花。
    不知道Wardo喜欢不喜欢粉红色。
   “这位先生你是要……”
   “道歉用的。”
   “噢呵呵,真是有心了。” 花店老板一脸我懂的表情给Mark他的花包了几层又粉又紫的装饰。
     Mark拿着花束满意的付钱离去,并往Facebook总部反方向走。
 
    “Mr.Saverin。”他的助理把半个身子伸进来“有人给你送来了一束花,要签收吗?”
    “啊?”Edruado抬头望着助理,送花? “签吧。”
    Edruado继续看他的资料,没有问。 没一会,门外好像有人吵起来了。
   这位先生,花给我们就行了。
    不行,不给。
    Edruado好像听到了熟悉的声音怎么回事?他合上资料走了出去。
    那个昨晚差点把他后园给烧了的人,现在拿了一束花站在他工作地点上了。
    Edurado看着Mark手上拿着一束粉红色的玫瑰,有点头疼。
    gay里gay气的,Mark Zuckerberg到底什么毛病。
    “Wardo对不起。”Mark把花递给他,Mark的感冒估计还没好透,说话还有厚厚的鼻音。
     周围的同事一片安静的盯着他们。
     这花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Edurado认命接过花“行了,你走吧。”
     “那么你答应我了?”Mark亮晶晶的眼睛望着他。
    “答应什么?”
   “答应原谅我了?”Mark继续望着他。
    Edurado点点头,不得不原谅,他怕Mark下次能把他工作的这栋楼给拆了。
    “答应做我男朋友了?”Mark又飞快的问。
    Edurado点点……不,他僵着脖子不动了,周围的人发出小声的惊呼声和吸气声。
    “你答应了!”Mark上前就要拥抱,Edurado用花拦着他。
    “Mark你清醒点!” 他想把花砸到Mark的头上。
    “你敢说你对我没感觉?”Mark揪着Edurado怼到他身上的花。
     Edurado的心悄悄地猛地跳动起来。
    “没。”Edurado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个字。
    “没有人能受得了你。”Mark顺着花拉进和Edurado的距离“而我懂你的小脾气。”
 
Edurado想和他吵一架,像一年来电话里的话题一样,他想揪着Mark的衣领骂他王八蛋,可是这是公共场合,他不想破坏别人对他的印象。
   “那谁又受得了你,古怪精。”Edurado压着脾气红着脸反问道。
“你。”
  Edurado深呼吸告诉自己要放松。
   “今晚我们开始约会怎么样?我已经计划好了,先……”
  Eduardo Saverin就地取材,抄起手上死对头送的花,把死对头Mark Zuckerberg从十楼办公室打到一楼大厅外。

-----------------tbc--------------

 
评论(6)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