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SN EME 抱你入怀01 小甜饼

“啊啾。”
Mark对着笔电打了个喷嚏。
“Wardo.”
    卷发CEO捂着鼻子在FB例行会议上喊出了一个不该在出现的名字。
        该死的秋天。
    会议室里的人都惊悚的盯着他,一是因为Mark Zuckerberg的身体素质一向很好,像他这样冬天能穿大裤衩凉拖鞋的人根本挑不出几个。 二是因为,在协商官司的第二年秋天,Mark喊出了Eduardo Saverin的昵称。 
   Chris咳了一声,让人们回过神来赶紧干正事,会议还要继续。

   反季节人类Mark Zuckerberg终于得到老天的眷顾,现在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抱着纸巾盒擤鼻涕。 Chris抱着胳膊站的远远的看着Mark,“噢,伟大的Mark Zuckerberg原来会感冒啊。”
  “Chris!”Mark瞪着Chris“能怪我吗?”  
   “怪Wardo咯?”Chris可没忘记Mark捂着鼻子喊的是谁的名字。
     Mark脸色不是很好,估计是被突然来的感冒病毒感染了,小声嘀咕了几声,又扯了几张纸巾盖住脸擤鼻涕。不理Chris又滴滴叨叨的说什么。
     他突然有点想他的巴西朋友,呃,前朋友?

      Mark把揉成一团的纸巾近纸篓,他想起Wardo。
--------------------------------------

“Mark你吃了药没有?” Eduardo缩在Mark宿舍的小床上看着一边打喷嚏一边狂扯纸巾的卷发青年。
   Mark打喷嚏打到浑身都抖起来了,他捂着纸巾对Eduardo摆手。
    “我去买点药给你,”Eduardo起身看着穿着短袖的Eduardo,捡起扔到Mark床上的围巾把Mark围了起来。
    “我过两天……啊啾……就好了,啾!”Mark喷嚏过猛,差点头磕到自己笔电的键盘上。 Eduardo捏了捏Mark的后颈。
   “老天,你不能因为冬天有暖气24小时只穿那么一丁点。” Eduardo穿好外套就出去了,外面雪早都能堆得起一卡车的雪人。在黑夜里形成没规律起伏的黑影。等他回到Mark宿舍的时候,Mark破天荒的窝到床上,把被子裹得死死的。
    “你还好吗?Mark.”Eduardo伸手摸了摸Mark的额头,又有点不确定的的俯下身和他额头贴额头。 Mark觉得Eduardo的贴着自己意外的舒服。
    “老天,你发低烧了。” Eduardo看着Mark被子里露出的纸巾盒,他居然想抱着这个东西睡觉?
     Mark从怀里抽出纸巾给自己擤鼻涕,“Wardo,别担心,我会……”话还没说完,就被对方一言不合的塞了一嘴的药。
    “住嘴,我不想听你说蠢话。” Eduardo给他灌了半杯水,伸手靠近Mark的脖子“把围巾脱下来,不要围着它睡觉。” Mark扯着围巾不放手“不。”
   “嘿,这是我的围巾。”Eduardo觉得好笑,“再说你围着对睡眠不好。”
    Mark把脸埋在里面,他瓮声瓮气的说“现在是我的了。”
    Eduardo看着Mark把围巾缠绕在一起,生怕他把自己给勒死“好吧,你说的算。”他收拾好书包决定今晚不要打算Mark了。
   “嘿,你要去哪里。”Mark从被子里露出一双眼睛看着Eduardo。
   “回宿舍。”Eduardo背上书包准备离开这里。
   “你可以留着这里我和一起。”Mark说。 
   “What?” Eduardo看着Mark,他是烧糊涂了吗? “天都黑了,你回去不太方便吧?”Mark扯着不靠边的理由,接着挪了挪身体空出一小块床对他说“我保证不传染给你。”

Eduardo觉得自己疯了,因为他钻进了一个感冒患者的被窝里。

后果体现在第二天早晨。

  Mark醒来的时候,觉得脑子十分清醒,没有昨天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看着枕头边上的睡得乖乖的 Eduardo,心里有些小小的得意。Eduardo皱眉慢慢的睁开的眼睛,对上一双亮晶晶的眼睛。
    “Wardo!”他兴奋的说“我觉得我感冒好了!”
   Eduardo迷迷糊糊地看着Mark,觉得脑子昏昏涨涨的。
   “你看我就说根本不用吃药很快就……”
    “啊啾!”
   两人看着对方说不出话。大眼瞪小眼。
    “Mark?” Eduardo的声音听起来怪怪的。
     “Yes?”
     “我是不是……啊啾!”Eduardo又打了一个喷嚏。
    “我想是的。”Mark紧张的把他一旁的纸巾和递给了Eduardo。
   “Mark!!!!”Eduardo扯过纸巾捂着鼻子骂道。
    -------------------tbc----------
一个千里感冒一线牵的故事XD,在随缘上贴了

 
评论(7)
热度(42)
  1. ryeong原来不是Frank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