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周】吻【一】

   ABO设定 OOC


【一】

  

    汪苗和周巡出外勤的时候就闻到周巡身上的甜味,恍惚中想起周巡的发情期快到了。

  

      是一起少女失踪案,正好对上昨晚公园里头的一具女学生尸体,下午就把一黑车司机嫌疑人给抓了回来。


        周巡在楼梯口拧了汪苗胳膊一把“汪你发什么楞啊?听见我说的话没。”

    看着周巡瞪他,汪苗立马笑嘻嘻的说“哎您的话哪能不听。”正好小周拿着笔记本路过,汪苗就拉着小周问“小周,笔录弄好没?周队等着看呢。”

     周舒桐点点头,顺便把家属情况给讲了。那女孩是独生的,父母见到孩子尸体差点昏过去。这嫌疑人平日就在学校门口拉学生客的,小女生上了人家车,嫌疑人见女孩子长得水灵就起了歪心思。

    

    周巡挥挥手让小周去整理资料,就回自己办公室自己摸出烟盒叼着烟结果半天找不到打火机。

       “汪,打火机有没有?”周巡头疼得厉害,最近案子一茬接着一茬,他们两天没睡脚不着地都快成仙了。

      汪苗凑近给周巡点烟,顺便用鼻子在周巡脖子上蹭了一下。

     周巡烟味再大也盖不了这淡淡的苹果甜味的omega香

  “今下午连明天我休息。”周巡说“顺便给你也休了。”

     汪苗笑着像个贼狐狸一样围着周巡打转“还是师父好。”

      周巡看着这汪狐狸的大眼睛总觉得自己会错意,这时汪苗从后面抱着把头埋在他颈窝上。

   

     “说了多少次不许闻我的味儿!”周巡一手叼着烟,反身一手拧汪苗的鼻子“不长进,还真当做是我alpha了?”

    “您这还不是没被标记嘛?”汪苗捂着鼻子委屈,小声嘀咕“我也不差啊,咋不行。”

     “你说什么?!”周巡上前就要敲汪苗脑袋,汪苗赶紧后退“师父我去收拾东西!咱们楼下见!”



     汪苗吸着鼻子看着开车的周巡,今天的味儿比平时里的不一样,看来是周巡真正的发情期要到了。汪苗盯着周巡平坦的小肚子,是可以让omega怀上孕的发情期到了。


        汪苗都没想明白自己是怎么和周巡搞上的,等回过神的时候两人早就滚到一起大半年了。

   omega每个月都会有一次小发情期,就只有这个时候汪苗才爬得上他师父的床,他们两个人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情侣,见不了光,牵不了手。局里没一个人知道他俩背地干了什么勾当,只有汪苗和周巡两人知道他们甚至在档案室和审讯室里留了什么痕迹。   



  “赶紧洗洗先歇会。”

     周巡把鞋子踢翻就领着汪苗进屋,汪苗也不客气直接去钻进周巡卧室柜子找他的留下来的衣服后就去浴室。出来的时候周巡握着水杯靠着沙发就眯着眼睛,一副快要睡着的样子。

    “师父哟,不行就床上躺着吧。”汪苗蹲他旁边把水杯拿开,生怕周巡和水杯一起摔地上。

    “说得好像我不行了一样。”周巡呼噜了脸一把,摇摇晃晃的去洗澡了。


      周巡这个人就毛病特别多,大老粗一个。可偏偏在家里头优点就只有一个,爱干净得不得了。

    汪苗记得第一次到周巡家的时候,两人正亲得火热,结果下一秒周巡直接把人给拽浴室里头,用水从头顶冲了下来,楞是把汪苗吓得脚打滑摔在地板上。


          两人从警局出来就已经是累的厉害,周巡让小汪给自己的腺体咬上了一口,两个人就倒头睡下去了。

          半夜周巡感觉口渴,眯着眼睛去捞小床柜的水杯,omega发情期很容易渴,他周巡也不例外。

      汪苗爱粘着他,床上也一样。一只手横在他的腰上,见周巡坐起来喝水了,整个人就趴周巡身上。

    “老实点!”周巡扒开汪苗贴在自己腰上的脸“没睡着就接着睡!别动来动去的。你口水都擦我腰上了!”

   “师父.....灯太亮了啊....”

   周巡见汪苗像个狗崽子一样拱来拱去的,觉得还挺好玩,打开抽屉准备服用一点抑制剂,让热潮期缩短,明晚还要去值夜班。

    “我操!”周巡起身扒着抽屉,腰上挂着的汪苗也被拖到地上。

   “怎么了?”汪苗看着周巡骂骂咧咧的翻抽屉,恨不得整个人都埋进去,“翻什么宝贝啊师父?”

    “老子抑制剂不见了!”周巡急得满脑汗,没有抑制剂就不能像普通发情期度过,内子宫闭合不了,他没脸明早去药店卖避孕药这事儿先不说,说不定汪苗身上的信息素得在周巡呆一个礼拜这事,周巡脸挂不住。

       本来想着吃了抑制剂和汪苗上床,两人身上谁也沾不了谁的信息素,局里头有规定,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都得吃抑制剂,汪苗肯定是吃了的。

       “找抑制剂啊?”汪苗也把头凑过去,看周巡翻得乱七八糟的柜子。

    周巡手开始发软,omega热潮快要来了,他能感觉到后穴开始流出一些液体。

    “找到了吗?”

    周巡烦得要命偏偏汪苗在旁边催他,扭头刚想骂他,就闻到一股之前没闻到过的信息素味,浓到呛人。

      像柠檬又像咖啡豆。

“我操什么....味...”周巡捂着鼻子才反应过来是汪苗的alpha信息素,他从来没闻过汪苗的味道,局里大家都吃了抑制剂,谁也分辨不了谁。

      汪苗分明是很长时间没有吃分配的抑制剂药,汪苗还是笑嘻嘻一脸无赖样凑近周巡。

     “你的抑制剂是我拿了。”汪苗捧着周巡的脸。

    “哪儿呢?快拿来。”周巡被汪苗的alpha信息素给闷到身子发软,他想揍这混小子一顿的心都有了。

    “我放下水道冲了。”

   汪苗把周巡逼到墙角,一只手扶着他的脸蛋,一手伸进周巡的裤子里。

    “师父您都湿 了.”


-------------------tbc-----------------------------------------------


心机汪的故事

 
评论(10)
热度(56)